蘑菇Kei

大叔的愛/牧(林遣都)春(田中圭)沼底中
平成跳跳 伊野尾慧&岡本圭人双担
高慧貴/圭裕圭/涼念/藪光王道
外加團外拔尾/大小野智本命

【牧春/渚春】世上的另一個你 (2)

對不起呢更新比較慢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(2)

坐在餐桌前,春田不可置信地看著滿桌的蔬菜料理。他曾經以為牧的料理是天下第一的世間美味,但現在這頓飯,無論賣相或是香味都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「試試吧!」渚坐在對面,目不轉睛盯著春田,他十分期待春田的反應。

「我開動了。」

被盯得有點不好意思的春田,拿起了面前的雜菜湯輕輕嚐了一口,然後像發現新寶藏一樣的瞪大了眼。「好吃!」

接著又夾起了一個芝麻飯糰塞進口中,「喔喔喔喔這是什麼?超~好吃的!!!」

春田興奮得像個小學生般一蹦一蹦的,之後又夾了一口沙拉送進嘴裡,「好吃!!」他以前怎麼沒發現雜菜也能這麼美味的!

糟糕!這反應怎麼這麼可愛!

渚本來就喜歡看其他人因吃到自己烹調的食物而滿足的樣子,看到這樣的表情,自己的心也會被療癒。然而春田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吧!

看著把嘴巴塞得滿滿,像倉鼠一般的春田,渚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了幾下。

「欸?」聽到相機的聲音,春田抬起頭,剛好對上對著自己連環拍的鏡頭。

春田突然想到,牧也很喜歡這樣對自己拍照。

甩了甩頭試圖把跟牧的回憶甩走,把注意力又重新集中到桌上的食物上,然後繼續說一堆“除了好吃還是好吃”的評語。

渚注意到了,剛才那一瞬間春田突然失神的表情,於是收起手機,試探地問:

「那跟凌太的比起來,哪個更好吃?」

果不其然,看到春田正要夾菜的手頓了頓,眼裡閃過一絲失落。

「也不能這樣比較喇,畢竟MAKI很少弄蔬菜便當的。」春田歪了歪頭,然後又回復了精神奕奕的樣子。








「我吃飽了,謝謝招待。」解決掉滿桌的食物,春田滿足地拍拍肚子,真是豐盛的一餐呢~

「來,給你。」渚把不知什麼時候弄好的便當遞給春田。

「真的可以嗎?」春田接過便當,「謝謝。」

「要吃完喔~不能浪費!不然沒下次了。」渚倚在雪櫃旁,說出自己唯一的堅持。

「還可以有下次嗎?」春田難以置信地看著渚。

「嗯。你想吃的話,隨時都可以。」其實渚也不知道為什麼想為春田再做飯,大概是為了想再看那個吃到美味食物就興奮得像小孩的樣子吧。












春田離去後,渚給久未聯絡的牧發了個訊息。

正準備出門的牧看到電話顯示,疑惑了一下,「渚哥?」

點開郵件,沒想到居然是春田前輩吃飯的照片,還附帶了一句:

“這麼可愛的男友,哥就暫時幫你照顧著,你不來認領的話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搞什麼啊?春田前輩怎麼會和渚哥搭上的?牧心裡滿滿的疑問,只好直接給渚撥了電話。

「春田前輩怎麼會在你那裡?」沒有問候,沒有寒暄,牧劈頭第一句就問。

「凌太,你這是跟哥哥說話的態度嗎?」渚的嘴裡雖然表達著不滿,但其實也沒有太在意,畢竟他們之間也只是差個十幾分鐘來到這世上而已。「怎麼了?要把男友領回去嗎?」

「我們已經分手了。」

「那麼,我要追求春田,這樣也沒關係嗎?」渚向牧投下了一枚震撼彈。

「什麼?!」是太久沒跟渚哥見面嗎?牧覺得自己完全跟不上自己雙胞胎哥哥的思維了。「等等!別開玩笑了!」雖然不知道春田前輩跟渚是如何相識,但聽到渚說要追求春田,牧就不禁激動起來,情況就如當日發現部長喜歡春田一樣。

「凌太,明明你還在意他,我看春田也是喜歡你的,為什麼要分手呢?」想到了昨晚把自己誤認成牧,然後死抱著自己吵吵嚷嚷哭求著自己不要走的春田,就覺得他很可憐。

「這個嘛。。。春田前輩,應該要更幸福才對。」牧的話已經在他的腦海中練習過千百遍,無論誰問起來,他都能毫無波瀾地回答。「那些世俗的眼光,還有家人的期許,在一起後要怎樣面對,這些事情渚哥你不是最清楚嗎?想到這些我就不想把春田前輩牽涉進來。。。。」

渚不屑地「嘖。」了一聲。這弟弟口不對心的性格,還有自以為是地為他人著想,從小到大都沒變過。「但你早就把他牽涉進來了不是嗎?凌太,你這樣把人拉進來然後又擅自把人撇下的行為,才是最無恥最不負責任的。」渚說著也不自覺激動起來。

「哥。。。」聽著渚的話,牧無從反駁。其實他也清楚,那些為了春田前輩幸福的話,只是讓自己好過的藉口,說到底,只是自己太過膽小想逃避的結果。

「算了,不管你同意與否,追求春田這件事我是認真的。就這樣,掰。」

渚掛掉電話,抬頭看著一片天空,頓時覺得自己有點可笑。

原本嘛,只是抱著惡作劇般的心情,想試探一下凌太的反應,才會說出追求春田這種話。雖然無可否認春田的小反應真的很可愛,但他也不至於對這樣只結識了一天的春田一見鍾情。只是當凌太說什麼“不希望把春田牽扯進來”的屁話,
渚就想到那兩個把自己帶進同志世界,然後又擅自離開的人,他就不禁認真起來。

再想到昨晚抱著自己哭鬧的春田,渚苦笑了一下,就幫幫這兩個愛情笨蛋吧。












-天空不動產-

今天,牧跟春田之間的氣氛有點怪。

其實過去幾天這兩人就已經不尋常,牧突然對春田不瞅不睬,春田也是一副想討好卻不得要領最後呈現自暴自棄的態度,於是最後眾人得出個小情侶吵架中的結論。

然而今天的氛圍似乎有點微妙變化。不止春田對著牧總是欲言又止,牧也神不守舍的總是在坐位上偷瞄著春田。

「牧!!怎麼這份報表又錯了!!」這已經是武川主任今天第五次喝斥牧了。

武川主任把這兩人看在眼裡,也只有無可奈何。






到了中午,春田把渚的便當帶到天台享用,一打開居然是香味撲鼻的咖喱飯,春田吃得津津有味,完全沒注意到牧也上了天台。

「這便當,是渚哥做的吧?」牧突然的問道,讓春田差點嗆到。

「MAKI!!不要隨便嚇人好不好?!」春田抬眼對牧抱怨著,才發現這是分手後牧第一次跟自己搭話。不過比起這個,春田還是更在意渚的事情:「說起來,MAKI你怎麼有個雙胞胎哥哥也不跟我說。」

牧在春田旁邊坐下,一邊吃著自己的炸雞便當,一邊開始說著關於渚的事:「高中時渚哥就帶著男友跟父親出櫃了,他從小就是個敢愛敢恨的人,也不會刻意隱瞞自己的取向,只是當時對父親來說這衝擊實在太大了,所以太過生氣就把渚哥趕了出去,從那時起渚哥就再沒有回老家,後來連姓氏也改了,所以才沒有介紹給春田前輩你認識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欸?!!!所以說渚君也是同性戀?」春田驚訝地看著牧。

「有必要這麼驚訝嗎?我以為他都告訴你了。話說回來,春田前輩到底是怎麼認識渚哥的?」

春田歪了歪頭,「就。。。昨晚在酒吧喝醉了,把渚君當成MAKI你了,然後今天早上起來就在渚君的家了。」

「噗!」聽完春田的話,牧忍不住笑了。

「你笑什麼?」春田嘟著嘴表達不滿。

「沒什麼,」牧的笑意沒有因為春田的不滿而減少,反而看到春田的表情後笑得更大了。「就想到春田前輩你醉酒的模樣,然後聯想到渚哥一臉無奈的表情就覺得好笑。」

「喂!」春田眼看嘟嘴抗議無效,索性夾走牧便當裡的最後一件炸雞往嘴裡送,「啊~雖然渚君的便當很好吃,但我果然還是最愛MAKI的炸雞呢~」

「春田前輩。。。」牧前一秒還想抱怨春田吃掉他最後的炸雞,下一秒就被春田的話感動到。

兩人就這樣打打鬧鬧閒話家常的渡過了這個中午,就像前陣子的每一個中午一樣。

當午飯時間結束的鐘聲響起,兩人抱著便當盒回到公司時,臉上都不自覺地流露出暖暖的笑容。

“或者,真的要好好感謝一下渚了。”


~tbc~

评论(4)

热度(47)